夜色下,我们紧紧拥抱,我的脸贴在他的脖子上,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温度,暧昧的气氛让我们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此时的我很想和这个陌生男人做爱,哪怕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我对他什么都不了解,只因他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温暖,我疯狂抱紧他,想要把自己嵌入他的身体……

 

  我喜欢江城,但无比痛恨无比厌恶江城的公交车,他们丑陋,大声痛苦地叫着穿行在大街小巷,发出穿破耳膜的尖叫停下。
 


 

  车厢里数十人挤成一团,敏感或不雅的身体部位毫无羞耻地紧贴在一起。

 

  每次坐公交车,我总希望自己是只刺猬,张开全身尖锐的刺,让谁也不敢碰到我的身体。

 

  我不是刺猬,我是一个天天挤公交车的普通员工,在这庞大的城市里生存着,睁大双眼寻找梦想实现的机会。

 

  9月下旬的一个星期五,我加班到9点多钟才离开办公室,匆匆奔向公交车站。

 

  风很凉,我抱着裸露的胳膊,不停走动让自己暖和。

 

  肚子开始咕咕叫——我想起晚饭还没吃。

 

  车来了,等车的人蜂拥而上,我厌恶地等他们先上去。车子摇晃着开动了,笨重地向前驶去。

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