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第37集至48集剧情介绍 许从良徒手击败松泽

|2017-04-14 19:29:34

 

  剃刀边缘第45集剧情介绍

 

  许从良骗过松泽 与关海丹分手

 

  刘闯听到院内的声音,扯断了一只手才挣开了手铐。刘闯用另一只手拿起桌子上的剪刀,冲进院子,捅死了白世镜的党羽,咬伤了白世镜。他挣扎着爬到死去的九儿身边,用仅剩的一只手抱住了九儿。白世镜站起身来,用枪打死了刘闯。

 

  警察厅众人带着许从良进了观音庙的庙门,许从良从叶隼手中接下枪,杀死了白世镜。金三普欲为许从良隐瞒真相,许从良却不接受。许从良表示一人做事一人当,自己不是剃刀,杀死白世镜只是为了自己的兄弟。他抱着刘闯的尸体,回忆起与刘闯共事的点滴,悲痛欲绝。从望远镜里看到九儿被打的场景,林森带人行动起来,与宪兵队交锋后,迅速离开。

 

  双方交锋之后过后,松泽带着司令官和岛本进入观音庙。抱着九儿的许从良承认自己杀死白世镜前就知道白世镜是自己人。许从良表示白世镜按松泽的安排强把剃刀的罪名加到他的身上,因此松泽才将宪兵队支开。

 

  松泽认为许从良一直抱着身为共产党的九儿足以证明许从良是剃刀。许从良抱着九儿大呼没有人能证明九儿是共产党。他当着众人的面,告诉大家九儿是他的女人。许从良从何达亚的手中救出九儿后,与九儿在一起了,九儿也怀上了孩子。而当时许从良在追求关海丹,才让九儿和刘闯假结婚。

 

  关海丹佯装故意将九儿骗到了观音庙,害死了九儿和九儿肚子里的孩子。许从良欲与关海丹拔枪相向,却被叶隼拦下。两人的表演成为一场闹剧,将众人的怀疑引向了不堪一提的私生活,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个答案。许从良从刘闯和九儿的身上明白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事情值得人一生为之奋斗。这件事就此画上句号。

 

  关海丹明白自己理应与许从良一刀两断,避免众人怀疑,将婚纱送到了许从良的家。佯装失意的许从良接到关海丹送来的婚纱,疯了似的穿着婚纱在街上奔跑。警察厅众人苦劝无果。

 

  经历了这件事,白冷晨怕警察厅众人在观音庙的行为惹怒日本人,认为需要做点事情安抚日本人。对日本人不满的金三普却毫不在意,认为日本人还要靠警察厅维持现状。

 

  剃刀边缘第46集剧情介绍

 

  白冷晨邀许从良参加蓝衣社未果 对许从良进行测谎实验

 

  第二天,白冷晨向蓝衣社的酒司令提议邀请许从良加入蓝衣社。如果许从良愿意加入蓝衣社,那就最好不过。如果许从良不愿加入蓝衣社,就强把剃刀的帽子戴在许从良的头上。白冷晨接到任务,立刻行动起来。他立刻找到许从良喝酒,还告诉许从良自己是剃刀,而自己的实际身份是蓝衣社。

 

  许从良愣了一会,表示自己并不在意。白冷晨坦言许从良的处境十分危险,劝许从良参加蓝衣社。许从良表示自己没有那个能力,不愿参加蓝衣社,也不会暴露白冷晨的身份。白冷晨见状,也不再劝,只是与许从良一起喝酒。实际上,白冷晨故意跟许从良做兄弟,自称是剃刀。许从良不会出卖兄弟,白冷晨就可以借此将许从良变成剃刀。

 

  次日醒来的许从良刚下楼,就见到白冷晨在等自己,得知松泽要审问自己。赶往警察厅的路上,白冷晨再次劝许从良加入蓝衣社,许从良却装作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

 

  此刻的松泽也接到了关海丹,告诉关海丹此次的审问是白冷晨提出的。他向关海丹表示自己十分信任关海丹,这次只是需要关海丹协助一下有关许从良的调查。

 

  四个人很快到达警察厅。白冷晨按照计划,审问起关海丹。他问关海丹她与许从良交谈时所用的暗语是什么意思。关海丹让白冷晨去哪自己办公室抽屉里的记录本。趁着白冷晨离开之际,关海丹冲着墙质问松泽为何怀疑自己。这些暗语出自关海丹对许从良的几个要求,避免许从良对关海丹动手动脚。

 

  而关海丹经常提这些暗语是为了与许从良拉开距离,怕许从良与关海丹因过于亲密而影响松泽的心情和警察厅与松泽的团结。在外听审的松泽相信了关海丹的话,明白了关海丹的不容易,十分内疚。他立刻给关海丹送来关海丹爱吃的点心,向关海丹赔罪。

 

  做完这些,松泽将关海丹带到另一个听审室,观看许从良的被审情况。白冷晨告诉松泽这次的测谎仪已经通过了众位专家的测试,松泽立刻批准了测谎实验。白冷晨立刻准备好一切,开始向许从良提问。经过实验,白冷晨向众人宣布许从良知道剃刀的身份。

来源:剧情吧